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yan8884876的博客

蓝天-大地-绿树-流水

 
 
 

日志

 
 

【转载】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2016-08-05 10:39:03|  分类: 记事本_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过乡村生活经验的人,对童年时候的田野充满印象,它充满魅力、带着神秘,让满怀好奇心的孩子们一次次前往。尤其是在暑假,孩子们像四处撒野的羊群,把天真烂漫和古灵精怪文字一样书写在村庄和田野里。而这其中,田野里生长的各种瓜果,对孩子们有着特别的吸引力,不去一探究竟,已很难按捺住这跳动的心似的。于是,多数孩子多成群结队地扮演了一次“小偷”的角色。今天,豫记特邀三位年轻作者,书写并分享他们童年时候的“偷趣”。

“偷”来的西瓜最好吃

范定波|文

记忆中去偷瓜的次数有很多,印象最深的要数那次在狂风暴雨中的“行动”了。盛夏的天气就像我们这些孩子一样,总是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开始变脸了。狂风暴雨对于我们这些捣蛋的小毛孩来说并不会表现出农民伯伯对于庄稼的那种担心和忧虑,反而对于我们是一次行动的最佳时机。

我们村的地里有我们同村的“杨大伟”种的一块西瓜地,从他开始种瓜我们就着手未来的偷瓜行动、终于等到西瓜丰收的季节了,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为此我们已经垂涟已久!这天,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秉承着“最危险的时间就是最安全的时间”的理念,因为我们已经提前观察到每次下雨他都会短暂回家,“行动”的最佳时机到了,我们的“行动”迅速展开!既然是“行动”了,那我们自然就是一个团队在行动,我们还有一个负责分配职责的“首脑”,他给我们每一个人都分配好任务,有放哨的,摘瓜的,断后的、就连被发现后的逃跑路线都给我们提前说好。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我当时个头偏小,手脚麻利一些,所以被分配到“摘瓜组”了,当我们的“首脑”下达开始的指令之后,我们迅速进入状态。雨越下越大,雨滴激烈的砸在我们严肃的脸庞上,全身被雨水侵透,那时、除了雨水的声音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那种紧张感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强烈的感受到,至今我都记忆犹新!大家都把自己的身子压的很低很低,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一个发小他是第一次跟我们出来行动,他尤其紧张、紧张到整个人一路都是爬着前进的,因为此事我们后来还嘲笑了他很多年。

当大家到达瓜田的时候,真正激动人心的时刻才到来,看到遍地的西瓜,一时竟然无从下手,索性挑最大的西瓜摘,有的西瓜秧比较粗,一个人拽不断,但是瓜很大,舍不得放弃,于是喊来队友帮忙拽,拽断瓜秧的时候我们还摔了个“狗吃泥”。

然后抱着西瓜就往地头跑,紧锣密鼓,每个人摘两个瓜、陆陆续续都放在地头,俨然堆起了一座小“瓜山”,接下来到了“分赃环节”,每个人可以挑一个瓜吃,吃的方式简单粗暴,抡起拳头就锤,把瓜锤开、然后用手抓起瓜瓤就往嘴里塞,也顾不得自己的手脏不脏,真正的吃到了“手抓瓜”。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有时候打开的第一个瓜并不熟,就随手扔在路边的河沟里,吃的过程控制在五分钟之内,我想以后可能都再也不会有吃东西的时候那么的提心吊胆的体验了。吃完之后迅速打扫战场,把吃完剩下的瓜皮,吃剩下的瓜,没吃的全部都扔到路边的河沟里。怕杨大伟这时候回来,我们不敢逗留太久、考虑到回家的时候大部分人需要路过他们家门口,担心他看到会怀疑我们,所以我们就决定走水路。

于是就出现了一群人全部从河对岸扑通扑通跳进水里游回了家的情景,到了家妈妈问干嘛去了。我信誓旦旦说到:妈,我刚才去西头李帅家玩去了、回来的路上下雨了,给淋湿了。妈妈说:下次再给我乱跑,我非得打老实你不中!

每次有人问我什么样的西瓜好吃的时候,我内心的声音都是:当然是“偷”来的西瓜最好吃!

光脚“偷瓜”最不容易出声

张岩|文

我的童年因为一件事而有了不一样的味道:偷瓜。

我们村子里的梁三爷是个五保户老人,他家的西瓜地是附近最大的,西瓜地里混种着香瓜,品种很全,能满足我们这帮小偷贼的不同口味。梁三爷的瓜棚在地头上的一棵大杨树下,白天瓜棚在树下有阴凉,晚上风吹树叶也很凉快。梁三爷对自己种西瓜的手艺很得意,对自己的小瓜棚也很得意,夏夜里,梁三爷常在瓜棚里抿几口白酒,唱几句“小苍娃我离了登封小县……”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驻马店地区多为平原,瓜地也是平坦的,因为没有障碍物,所以瓜地去了个人,一眼就能看到,这给我们偷瓜造成很大的困难。但是我们发现梁三爷也有漏洞,他每天中午要小睡一会儿,或者在吃过晚饭后在小河里洗洗澡,我们的行动,多安排在这两个时间段。偷瓜一般是一种集体行动,要有人侦查,有人放哨,有人摘西瓜,有人接应。记得有一次中午,我们在地头瓜棚不远处玩耍,正午的地面把光着的小脚板烫的红红的我们也浑然不觉。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因为经验告诉我们,光脚偷瓜最不容易出声,就算被梁三爷发现,也能最快速度逃跑。当梁三爷的鼾声响起,我们就轻手轻脚蹿进瓜地,冲到提前侦查好的地带找自己早已相中的目标摘下来抱上就跑。有时候瓜秧子结实,一下子摘不掉,情急之下就地用拳头砸开,扒出瓜瓤就胡乱啃几口扔掉。逃跑的时候,小伙伴们多不愿带西瓜,而是拿几个容易携带的香瓜,不少的西瓜砸开胡乱吃了几口就丢在瓜地里了。

恍恍惚惚二十载,当年一起偷瓜的小伙伴也多为人父母了,多年以后大家偶有相聚,谈起幼时偷瓜之事也都唏嘘不已。只是想起那些夏天里唱着“小苍娃我离了登封小县”的梁三爷,都有愧疚的神色。

张岩,男,1986年生人,驻马店人 ,美学硕士,现任中国农业出版社编辑,现致力于河南民俗、口述历史、民间文学的记录和研究。

“偷”苹果和甘蔗的溴事儿

李媛媛|文

小时候,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种苹果树,隔着村西头的柏油马路眺望,那片绵延的郁郁葱葱便是我儿时的乐园:苹果园。

暑假里,大人们干农活,孩子们就被打发到苹果园里看苹果,说是在防贼,其实就是一群毛孩子在搭建的小茅庵里打牌、抓子儿、讲鬼故事......大人们免去了照顾我们的麻烦,小孩子们也乐得在一起疯。

只是呆久了,捉迷藏,过家家,挖陷阱什么的也都玩厌了,难免心里痒痒,总会合计点干干别的什么......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几颗小脑袋一凑,只需一人提议,其他人附和,就一股溜儿地去某个伙伴家地里偷苹果了。临时指派,灵活调动,迅速各就各位,这样,盯梢的,爬树摘的,在下面接应的,就全有了。经过一番“战斗”之后,一群人鬼鬼祟祟,捂着扑通扑通的小心脏连滚带爬溜进茅庵里分赃。然而苹果未成熟,酸涩难以下嘴,往往是咬一口就扔掉了,为了销赃,我们会挖坑将苹果埋掉,脸上写着大大的可惜与不过瘾。

重复、单调的游戏终究安放不了蠢蠢欲动的少年心。这年,苹果园的旁边长出一片陌生的甘蔗林。李叔亲自守卫,甘蔗林又被密密的棉花棵包围着,尽管如此,甘蔗林也时常吸引着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对于这种蓬勃的陌生物种,不知为何,我们既好奇又不安,奇怪的是我们都默不作声,对它闭口不谈。

暑假到了尾声,甘蔗林愈加葱茏,午后柔软的夏风拂过,空气里好像都弥漫着甘蔗棒青绿色的甜味。这天,太阳闭了眼,天阴沉起来了,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田里的人也相互吆喝着结伴回家了。暴风雨要来了。

小伙伴们脑袋聚在一起,屏息不动,远远地巴望着这片甘蔗林,里面的那个茅庵在甘蔗林深处若隐若现。无尽地等待,空气凝结一般,耐心在一寸寸损耗,来不及等李叔离去,我们就在一声“行动吧”的怂恿中向甘蔗林进发了。慌乱之中我爬进那片棉花地,弄脏衣服后的数落,事情败露后的责打,邻里、同学的嘲弄......全都顾不上,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啊,我来了,甘蔗林!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始料未及,甘蔗根比玉米还粗壮结实得多,没拿铲子啊,我懊恼不已。可时间紧啊,上手拔吧!我使尽蛮力摇它、拔它,可它就像调皮的驴儿一样,甩甩头发依旧执拗地站着。我的其他队友并不比我聪明到哪里去。一时间,甘蔗林的上空回荡着的尽是哗哗哗。

“谁啊?谁在那儿?”小伙伴们在李叔那沙哑的喊声里小声叫嚷着快走快走。我一下子乱了神儿,顾不上擦汗,慌乱中也不辨方向,俯下身就是一通乱爬。碧绿的棉花桃不时撞击着我的脸,枝条拉扯着我的头发,我通通顾不上搭理,只是闭上眼睛奋力往前爬。终于到了田边,顾不得躲闪身后的目光,我站起身抬脚就跑。

不知是由于羞愧还是失败,我们几个小伙伴没有集合。我精疲力尽地瘫在田垄上,等喘过了气儿,拍拍身上的潮热的泥土,理了理被汗湿扯乱的头发辫,这才发现,我的发箍不见了,肯定是丢在了棉花棵里。哎!那可是我最爱的发箍。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我懊恼极了,想立马回家,可现在衣服脏了,还丢了发箍,而且,不晓得李叔有没有认出我啊?!我磨蹭着将膝盖上的湿泥暖热揉掉,决定绕过李叔家抄远路回家。

我们的童年都曾是个“小偷”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妈妈在厨房忙碌,我直接闷头去了堂屋,警惕地转悠着,一边听着妈妈那边的动静。“快点端饭啊,该吃饭了。”一声熟悉的呼喊,让我的心悄悄地落了地。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去院子里洗脸,突然,我看见院子里的墙角处有一捆甘蔗,顿时心揪了起来:这,妈妈买的?怎么一下子买这么多?怎么偏偏是甘蔗?!我努力装作若无其事,妈妈突然从厨房探出身来:你李叔刚才过来了,专门送一捆甘蔗,说让你尝尝。

我一阵发蒙,果然败露了。李叔肯定告我状了,终究少不了这场暴风雨。我正忐忑着等待妈妈的责罚,谁知她瞅了我一眼,一转身继续忙碌了。我羞红了脸。为偷甘蔗的行为,为李叔送来的那捆青绿色的甘蔗,也为李叔的避而不谈以及妈妈那看似若无其事的转身。

作者简介:

范云波,周口沈丘人。保定学院大二学生,热爱旅行,也玩摄影、最爱家乡!

张岩, 男 ,1986年生人 , 驻马店人  ,美学硕士,致力于河南民俗、口述历史、民间文学的记录和研究。

李媛媛,河南杞县人,华中师范大学文学硕士。人在外地,心系家乡。

光脚“偷瓜”最不容易出声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